車輪餅前的胡亂對談車輪餅前的胡亂對談薔蜜颱風來台的前一天,我走了一趟台北公館、途經知名的車輪餅店,儘管有風有雨、但是店門口依舊是大排長龍。這時我在長龍中忽然看到了許久不見的老友:小星,於是我就跟他一起排隊,順便閒話家常。「你也喜歡吃這家的車輪餅啊?」我劈頭就問。「不~我以前從未吃過,不過自從車輪餅店的老闆上了電視後,我就突然想來排隊吃吃看!」。因為小星看我一臉困惑,於是他就無釐頭地提醒我:「難道你不知道這家車輪餅之前有使用過中國毒奶粉嗎?」「我知道啊!難不成你是專程跑來這裡『雪中送炭』、幫老闆打氣嗎?」我好奇地問道。「雪中送炭?屁啦!我才沒那麼高尚呢!我只是覺得可以上電視的店家應該口碑都不錯、東西都很好吃吧?」小星很誠實地問我。「對了!我問你一個問題,請問台灣在這次毒奶粉事件有受害者嗎?」習慣跳躍式思考的小星突然扔了一個問題給我。不過這問題把看房子我問倒了,我只好說:「有吧?跟奶粉有關的廠商應該都算是受害者!」。「哈~連你都不知道!不過我倒是覺得奇怪,為何還沒出現受害者的事件會引起社會如此大的恐慌呢?」我很想叫小星住口,畢竟我們已經好久不見,理應閒話家常才對,為何要一直聊新聞話題、把場景弄成好像「新聞哇哇哇」一樣呢?但是他並不鳥我,繼續接著發問。「不過台灣與香港的三聚氰胺含量標準怎麼會比中國寬鬆呢?這不是很奇怪嗎?另外不是說儀器也無法檢驗出2.5PPM以下的三聚氰胺,那當初幹麼還訂出2.5PPM的標準呢?這不是找罵挨嗎?」小星如連珠砲般說著,不過立即被我打斷:「拜託,我連『三聚氰胺』這四個字都不知道怎麼寫,你幹麼一直問我這個問題呢?」「那換個話題好了,你知道棒球跟足球、籃球一樣,已經開始有了世界排名制度了嗎?」小星的切換話題的速度也是一絕,馬上就從三聚氰胺扯到了棒球。「這我倒知道,台灣棒球的世界排房地產名是第五名,不過積分跟第四名的韓國還是差了不少!」「既然台灣的棒球世界排名就是第五名,而且明顯地差前四強(日本、美國、古巴、韓國)一截,那麼為何中華隊在北京奧運拿了個第五名,總教練洪一中卻被大家罵得豬狗不如呢?」小星不解地問道。「我想洪一中之所以被罵成豬頭,完全是因為中華隊在奧運輸給了中國隊吧?」我想也不想地回答。「那這就跟我們知道台灣的三聚氰胺含量標準比中國寬鬆時,便開始暴怒的道理豈不是同出一轍嗎?」小星再度反問我。不過當我們講到這裡,就輪到我們購買車輪餅了。我只買兩個意思一下就好,小星卻一口氣買了六個。當我們準備離開時,小星又開始高分貝地提起三聚氰胺。「中國的三聚氰胺含量標準就算再低或是再嚴,那又如何呢?反正我們也從來沒相信過他們啊!幹麼跟他們相比呢?況且三聚氰胺也是他們的壞蛋商人為了通過蛋白質檢驗才添加的啊!所以想存心使壞的人,就算訂出房屋買賣再多標準、或是標準再高也只是狗屁罷了!」「好啦~只是買個車輪餅,用不著這麼大火氣!」我打圓場地說著。「不過我還是要強調,我真的為洪一中被罵成豬頭的事情感到生氣!」小星神乎其技地在多種話題中穿梭。「但是葉金川還是比林芳郁這個笨蛋聰明多了,直接講「未檢出」不就好了嗎?之前講什麼2.5ppm,幹~鬼才知道那是什麼?」小星又開始火大了起來。「好吧!我該生的氣都已經生完了,該輪到你生氣了!公平吧?哈哈~」小星露出笑臉看著我。「終於輪到我生氣囉?好吧!華爾街那票混蛋金童們是我現在最生氣的人!」我僅有的兩個車輪餅已經吃完了,開始吃起小星的那份。「不過這太複雜了,一時之間也講不清楚!我只能說這些衍生性金融產品實在太可惡了!明明只有一塊錢的資產,卻可以衍生數十元、數百元的金融商品來販賣。像CDO (債務抵押債券)就是賭屋主能不能持續繳納房貸,如果可以,購買CDO的人就會大賺一買屋筆。所以CDO根本就是「賭別人能不能順利還款」的彩券,只不過用金融產品來包裝罷了!」我憤怒地說著「CDS(信用違約交換)就更他媽的可惡!就是怕買CDO的人萬一賠錢怎麼辦?所以就幫CDO設計一個保險:CDS。反正華爾街金童們就是只能賺不能賠。不過除了他們之外,誰也搞不懂CDO與CDS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!原本這些混蛋創造衍生性商品是打著分散風險的旗幟,但是卻是金融風險的最大根源,」「哇!你講的東西居然比三聚氰胺還難懂耶!而且你的火氣似乎比我還大呢!」小星急忙安撫我。「還好啦~只是閒聊打屁罷了,不過你的車輪餅已經快被我吃完了耶,還要不要再排一次隊呢?」反正也閒著無事,於是我們又排了一次隊,不過這次排隊,我與小星就再也沒有聊到三聚氰胺或是衍生性金融產品,開始真正地閒話家常了起來。不過洪一中的名字還是一再出現,畢竟小星是洪一中的球迷,他始終介意。《本文為閻驊的一千零一Yeah第濾心479集》

hl24hlmkh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